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末世之怪
末世之怪

末世之怪

坐回沙发的秦文,调出了系统内关于这个体质的详细说明,一边回味刚才的 激战,一边翻看着。

触手生物作为魔界淫魔的一种,在性行为方面可以达到不知疲倦的地步。与 触手同化获得了触手体质的秦文,自然也拥有了这种能力。但是,在生育后代方 面,却必须消耗触手或生育母体的魔力。不使用魔力的话,射出的仅仅只是类似 于精液的体液。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种体液可以任由触手本体改造,无论是混入淫药,还是 改变体液的性状,似乎都是能做到的事情。

另外,关于魔力的介绍也吸引了秦文的注意。魔界生物的魔力,天然便具有 侵蚀生物灵魂,诱使生物堕落的效果。而触手生物的魔力,则更特化了「性」这 一方面的堕落程度。不过,现在他的初级触手体质,由于太过低级,同化水平不 足,根本无法使用魔力。唯一的方法,就是消耗能量点数来转化成所需的魔力。 同时,魔力对人的使用方法,也只局限于通过体液介质和直接接触这两方面,而 且效果也非常弱,最多只能起到诱导的作用。想要进一步的话,就只有花10000 能量点数去升级体质了。

「10000 点啊。」秦文轻轻叹了口气,现在他只有1100点。10000 点这个数 字还真是挺大的。

这时,在他的视线一角,忽然有东西动了一下。

他定睛一看,不由得笑了起来。就说怎么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原来在这里。 「喂,你家大人没教你,见了别人要好好打招呼吗?」

六条触手激射而出,越过总裁办公桌向桌下一捞,竟捞出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来。

没错,那正是灾难来临之前,正巧来到公司的总裁的女儿。看来由于她进会 议室的时候里面正在开会,总裁便让她进自己办公室等着。也正是因为这样,她 才逃了一命,却又在此时落进了秦文的手中。

女孩被触手紧紧地缠着,横放在面前的长条玻璃桌上。她没有挣扎,脸色煞 白,大大的眼睛中充满恐惧。

秦文头一次靠这么近来观察这个女孩,此时一看,以前形容女人的话,诸如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明眸皓齿,螓首蛾眉之类,还真不是虚言。眼前这个女孩, 当真如粉雕玉砌一般,浑身上下透着完美二字。更吸引他的是,女孩身上的那种 清秀的气质,在这种情况下竟依然未损。

轻轻抽动鼻子。尽管房间中已经充满了苏芳的淫液与秦文精液的味道,但一 股少女的清香依旧钻进了他的鼻孔。立时,刚才已经稍稍平寂的欲望又一次翻腾 起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秦文的变化,女孩不禁往后缩了缩,眼中的恐惧更甚。

「不要怕,小姑娘。」秦文假笑道,收回了自己的触手。「来,告诉我你的 名字。」

「林,林紫绀。」女孩缓缓在桌上坐起身,迟疑地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颤颤 巍巍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林紫绀啊,名字真不错。我叫秦文,这下我们就算认识了。」秦文依旧假 惺惺地笑着。「我问你,刚才我和那个女人在那里办事的时候,你是不是全听见 了啊?」

这句问话立刻让林紫绀脸上一片绯红。她就躲在桌子底下,秦文刚才干的一 切,自然一个字不漏地传进了她的耳中。不过,真要让她承认了,对于她这个从 小便接受着良好教育的孩子来说,还是太过羞耻。所以,她犹豫了半天,还是用 如同蚊子叫一般的声音嘟囔了一句:「没有。」

但是,秦文一听到这个回答,脸色顿时一变。

「你就在下面,怎么可能没有。」秦文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起来。「说谎这 个习惯最要不得,看来我得当一当你的老师,好好教育你一下。」他作势思考了 一阵,突然露出一丝淫笑。「不如,就先把衣服脱了吧。」

林紫绀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连忙用手撑着想向后逃去。但是,才刚刚抬起胳 膊,六条触手已然拦住了她的去路。

「不自己动手,想让我帮你脱么?」秦文厉声道。

见自己已经无路可逃,眼前又是这个长着奇怪的东西如同恶鬼般的男人,绝 望的情绪顿时涌上了心头。眼睛的眼角处,已然渗出了晶莹的泪水。

秦文眼神又是一厉,林紫绀不敢再拖延,两只手颤抖着抓住了自己的T 恤。 一咬牙,一下子从身上脱了下来。

「没完呢。」

脱了一件之后,再脱裤子时,心中似乎便没那么大阻力。只稍稍犹豫了一下, 便一口气拉了下去。

这一下,林紫绀身上就只剩下了内衣。她的胸部才刚开始发育,所以上半身 只穿了一件小巧的粉色背心,下半身也只剩下了一件白色的内裤。但是,秦文并 没有就此满足。

「内衣也脱了!」

简短的语句带着强烈的威压。泪水溢出了她的眼眶,在脸上划出了一道弧线。 林紫绀紧紧抿着嘴唇,双手一点一点地除去了身上最后的阻碍。

看着林紫绀缓慢的动作,秦文并没有催促。倒不如说,他正在享受这种感觉, 这种迟缓的动作,让他产生了一种打开宝箱时的期待。

终于,林紫绀身上再没有一件衣物。她一丝不挂地跪坐在秦文面前的桌上, 忍受着秦文那肆无忌惮的目光。

正如秦文所想,林紫绀拥有着堪称完美的身体。扎成一束的黑发贴在背后, 与雪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匀称而紧致的身材,说明这个女孩一直都坚持 在锻炼着身体。微微隆起的胸部,以及那小巧的粉色乳头,让人感到一种无法言 喻的可爱。她的阴部毛很少,只有一小片稀疏的绒毛,显得十分清爽。

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如舌头般上下舔舐的目光,极度的羞耻感充斥了她的心胸, 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就在这绝望的情景下,在她心底的深处,一 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正悄悄地抬头。

「往后坐点,腿打开。」秦文命令道,身子也向前倾去,几乎贴到了林紫绀 的身上。「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看着凑近了的秦天那专注的目光,林紫绀似乎已失去了主见,身体就像着了 魔般,真的开始如秦文命令的那样行动。她把屁股稍稍向后挪了挪,身体后仰, 双腿缓缓分开到两边,这下,她的私处便正好对准了秦天凑过来的面部。

「哦?」秦文也没想到林紫绀会这么听话,有些意外地说道:「这么听话? 说不定,你其实是个很淫乱的人吧。」

林紫绀没有应声,她把目光偏向一旁,只是拼命地摇头。

看到林紫绀小穴的第一秒,秦文不禁屏住了呼吸。他又一次觉得,用完美来 形容这个女孩,实在是再合适不过。苏芳的小穴虽然也是粉色,但终归还是有些 色素的沉积。林紫绀却不同。她的这里,仍是一块未经开发的处女地。那幼嫩的 粉红,如同水晶般闪耀着光芒。

小巧的小阴唇,紧密地遮着里面的洞穴,让人产生一探的欲望。秦文伸出手, 手指在两瓣阴唇的中央轻轻滑过。

在手指接触到密洞的一刻,他的动作忽然停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

「喂,你这里……怎么湿了啊?」

林紫绀的脸又红了几分,现在简直就像要滴出血来一般。刚才躲在桌子底下 的时候,听着上面二人淫靡的叫声,她的欲火竟也被勾起来了那么一丝,不自觉 地便分泌出了一点淫水。但是,刚才秦文离开的时候,应该已经擦掉了才对啊?

看着林紫绀一副窘迫到极点,眼带泪花,面上羞红的样子,他的眼中,一丝 凌虐的欲望一闪而过。

「居然还隐瞒了这种事情,看来,你还需要更多的惩罚才行啊。」向周围扫 视一圈之后,秦文的眼睛定在了林紫绀正坐着的玻璃桌上。「嗯,就这个好了。」

这种桌子,就是那种很常见的框架式玻璃面茶几,不大,作为桌面的钢化玻 璃大概有着一厘米的厚度,中间是空格。如果将它放倒的话……

一条触手猛然射出,在林紫绀的上半身缠了几圈之后,一下子提到了空中。 另外两条触手抬起桌子,将其侧着放到了地上。这下,原本的玻璃桌面便竖直地 立在了地上。

做好准备,秦文便慢慢地将林紫绀向着那立着的玻璃桌面放了下去。

似乎是察觉了将要发生的事情,林紫绀开始用力挣扎起来。秦文并不意外, 先前的两条触手立刻伸了过来,一左一右分别将林紫绀两条腿的大腿和小腿缠到 了一块,弄成了一个跪着的样子。随即,将林紫绀的小穴对准玻璃的侧面,在下 放到离玻璃还有30厘米之后,原本提着她的触手立刻放松了力气。

「啊!!!」

林紫绀立刻痛得叫了出来。

玻璃的厚度有一厘米,这个厚度已经算是不薄了。但是,像这样从30厘米的 高度下落,撞的还是女性最柔软的地方的话,几乎无人能抵御住这种疼痛。

借助下落的力道,玻璃的侧面已经完全挤开了小阴唇,直接地压迫在了小穴 的洞口,就连小穴上方的阴蒂,也被挤在了玻璃与身体之间。而且还不只如此, 林紫绀的腿仍被绑着,无法够到地面,她的整个身子,全部因自重而紧紧地压在 了玻璃那一厘米的侧面上。

无尽的疼痛、酸麻,如同割裂般的痛苦,从下身一波一波地传遍了全身。尤 其是阴蒂,作为女性最敏感的部位,受到如此强烈的压迫,返回的感觉自然也最 为剧烈。

林紫绀的身体立刻开始激烈地扭动,想要从玻璃上下去。但捆着她上半身的 触手却依旧稳若泰山,她的挣扎,只是无端地增加着自己的痛苦。

秦文非常满意这个临时凑数的木马带来的效果。他走近身,用手摩挲着女孩 略显瘦削的臀部,感受着那幼嫩的肌肤带来的绝妙手感。紧接着,他扬起手,向 着林紫绀的臀部用力扇了一巴掌。

清脆的响声立刻在办公室内响起。

「你……要干……什么……」林紫绀带着哭腔说道。她的额头上,已因疼痛 而渗出了点点汗珠。

「惩罚你啊。」秦文淫笑着应道。「看来用手你不太满意,这回就用这个吧。」

另外两条触手缓缓升起。这两条触手在秦文的意识下,变化成了鞭子一般的 模样,在那漆黑的外表下,甚至还流淌着黑暗的魔力。

在刚才发现林紫绀湿了的同时,秦文就有了一个猜想,再加上触手这种魔界 淫魔对于性欲极其敏锐的嗅觉,这个猜想几乎变成了确信:林紫绀或许真有着淫 乱的本性。

性欲作为人类本源的欲望之一,平时会因为受到的教育以及社会的规则被压 抑在了人心的深处,不会轻易地释放。但是,总有一些人的性欲会远远强于他人, 甚至到了影响本性的地步,林紫绀就很有可能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本身社会规则对这种人性欲的压制是很浅的,要不然也不会被称作本性淫乱 之人。不过,林紫绀从小便受到极其优秀的教育,这种本性如无意外,会被其压 抑上一生。然而,现在秦文要做的,就是利用黑暗魔力的导向作用,彻底打破她 对性欲的封印。

右边的触手高高扬起,「啪」的一声,林紫绀的臀部顿时多了一条红印。

「啊!!」林紫绀痛呼出声,身子不自觉地一挺,阴蒂又是一磨,传来的痛 感又让她浑身一抖。

第二鞭,左边的触手狠狠地抽上了林紫绀小小的胸部。

第三鞭,抽在了女孩的后腰。

第四鞭……

……

十六鞭已过,林紫绀小小的身体上已满是鞭痕。如果是惩罚犯人的鞭刑,这 时候早就疼昏了过去。但是,林紫绀却还保存着意识。

原因很简单,秦文的每一鞭,都以淫魔的直觉拿捏着恰好的力度,同时,每 一鞭上的魔力也全数注入了林紫绀的身中。这魔力的效果和淫药有一点类似,都 起着消弭疼痛和强化性感的作用,只是这效果虽然不像淫药那么立竿见影,却真 切地推动着女孩的灵魂向着欲望的深渊一步步地堕落。

每一鞭的魔力,都耗费了秦文10点的能量点数。但这160 点的能量点数,已 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

在女孩的私处紧贴着玻璃的部位,已可以清晰地看见,一丝丝粘稠的液体, 正顺着玻璃缓缓地滑下。没错,这正是从林紫绀小穴流出来的淫水,林紫绀这个 女孩,已然从刚刚的鞭挞中,获得了性的快感。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林紫绀原本的痛呼,变成了夹杂着哭泣的哭喊。她当 然不知道魔力的事情。她只知道,自己在被抽打的同时,竟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 的快感。这并不是指快感代替了疼痛,而是疼痛就是快感。她以前也因为好奇而 自慰过几次,每次都因为害羞而草草了事。但是,当时获得的快感,竟完全无法 与现在相比。那一波又一波剧烈的冲击,几乎麻痹了她的全身,将她完完全全推 到了高潮的边缘。

怎么会这样?她害怕地大声哭喊着。从疼痛中获取快乐,就算没人教她也知 道,这是何等变态的行为,但她却的的确确变成了这样。下体流出的液体,身子 上的快感,这一切的一切都由不得她否认。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一个人?不,难道我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难道,我 真的……是一个淫乱的人吗?

最后一鞭,秦文又一次结结实实地抽在了林紫绀的臀部。

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伴随着一阵高亢的呼喊,林紫绀的身子开始 剧烈地颤抖,她人生第一次达到了高潮。

在高潮的同时,从林紫绀的下体,一股液体激射而出,她竟然失禁了。尿液 打在玻璃上,溅出去了老远。

颤抖渐渐平息,林紫绀的身体一软,倒在了秦文的怀里。她已经脱力,眼神 涣散地盯着虚空,嘴角还残留着无意识中流出来的口水。

「感觉怎么样?释放自己的味道?」秦文贴近林紫绀的耳边,用低沉的声音 呢喃道。「无须顾虑,在我面前,你可以打破所有的束缚,我会接受你的一切。」

「你会……接受吗?」林紫绀意识不清地问道。因那违心的高潮而濒临精神 崩溃的女孩,似乎抓到了唯一的一根救命的稻草。

「没错。来吧,把你交给我,向我展现你的一切。」秦文的声音有若恶魔的 低语,似乎钻到了林紫绀灵魂的深处。她那原已变得迷离的双眼,忽地燃起了一 丝情欲的火焰。

秦文知道,自己成功了。他将林紫绀缓缓平放到沙发之上,打开双腿,掏出 早已坚挺无比的肉棒压向那淫水涟涟的桃源之洞。

挤开洞口的嫩肉,秦文用力一挺,径直顶到了最深,一丝满足的呻吟从秦文 的喉咙中漏出。

这感觉,实在是太棒了。初经人事的蜜穴,正全方位包裹着他的分身。她小 穴的入口十分紧窄,但插进去后,里面那层层叠叠的肉壁,却以着恰到好处的力 度,温柔地按压着肉棒的每一个角落。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他全根没入之后, 竟恰好顶住了女孩的花心。这整个小穴,简直就如同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跟她一比,就连苏芳的小穴似乎都成了凡品。那种妙不可言的滋味,让秦文 全身都在颤抖。

「你实在是太棒了。」秦文抱着女孩的头部,享受着那极致的快感,口中不 禁流出了这句由衷的赞叹。

伴随着一下一下的撞击,从林紫绀的口中,也逐渐漏出了甜美的呻吟。在破 处的一刹,她确实感到了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但紧接着,这疼痛就淹没在了无边 的快感之中。那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是纯粹的性的恩赐。她最后的心防,在 这一波一波如同滔天大浪般的快感的冲击之下,已然变得摇摇欲坠。

很快,一阵射精的冲动涌了上来,秦文不自觉地加快了动作。这一次,他在 即将射出的精液之中,一次性混入了30点的魔力。伴随着一阵野兽般的低吼,白 浊的精液喷射而出,猛烈冲击着小穴那娇嫩的肉壁。

「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阵冲击,同时也将高潮边缘的林紫绀彻底推上了巅峰。无边的快感猛烈 冲击着脑髓,将意识抹成了纯白一片,心中仅存的顾虑,被这最后的冲击打得一 丝不剩。在这一刻,她的灵魂彻底滑入了欲望的深渊。

从此以后,追求性的快感,成为了这个女孩人生目标的第一位。这一改变, 可能永远也无法逆转,这正是黑暗魔力的可怕之处。淫药这种,虽然见效奇快, 但只要不过量,药效一散,人也就回复了正常。而魔力的侵蚀,虽然缓慢,却是 一个几乎绝对的不可逆的过程。一旦堕落,再无可翻身。

又做了三次,在连续被推上顶峰之后,林紫绀终于因体力不支而沉沉睡去。 秦文也终于感到了些疲惫,便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欣赏着这一具娇小洁白的躯 体。为了让她在不知不觉间堕落,他耗费了200 点的能量点数。但是,相比较他 所获得的快感,这200 点点数实在是物有所值。

这就是我的力量么?秦文看着自己的手掌感叹道。他突然间开始有些期待了, 期待这崭新的力量,能够再带给他什么样的惊喜。

第四章离开办公楼

待沸腾的欲望渐渐冷却下来之后,秦文开始思考该怎么处理眼前这两个女人。

苏芳已经彻底坏掉了,过量的淫药永远破坏了她体内的神经系统和激素系统, 同时也对大脑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坏。现在的她,正是如字面意义上的性处理用 肉便器。她的意识里,再也容不下除了做爱之外的其它任何事,连吃饭都得要别 人喂。如果自己有了据点的话,这倒是个有点意思的东西,不过对于现在的秦文 来说,她完全就是个累赘。

而林紫绀嘛……

这时,他忽然发现林紫绀已经醒来了。一双大大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看。

「我可以跟着你么?」

还不待秦文说话,林紫绀就提前提出了请求。

「为什么?说个理由看看。」秦文对于被黑暗魔力改造过后的人也有些好奇, 虽然说是变成了以性爱为主,但她原来的性格在经此重组之后,又会是个什么样 子呢?

「因为……」林紫绀的全身都因羞怯而泛起了微微的粉红色,她的两只眼睛 忽闪着,露出了期待与害羞交织的复杂神色。「因为我感觉,跟着你,你能给予 我更甚于刚才的……快感。」

说完最后两个字,林紫绀立刻把自己的脸埋在了胳膊当中,再也不肯出来。

秦文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来,她原来的性格并未完全消去,而是原来的羞耻心和新发掘出来的淫乱以一 种微妙的方式组合在了一起。这种变化,比起蜕变,更相近于「偏斜」吧,偏到 了人生的另一条支路上,仍然还保持着自己的人格。

在未兑换技能里面,有着一个「恶堕」的技能,应该就是这个能力的进阶和 完善了。只是,这些技能都只能在自己升级体质之后才能兑换。看来,自己的路 还是很长啊。

至于林紫绀,秦文决定还是带上她比较好,毕竟是耗费了200 点的能量点数 才得到的人。更重要的是,他非常地看好这个女孩的潜力。

决定已定,接下来就是苏芳的处理方法。直接吸干了变成能量点数吗?

这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还有一个产卵的技能么?

调出产卵的说明,详细看过一遍之后,秦文有了一个两全其美的计划。

秦文伸出触手,慢慢走到了苏芳的旁边。此时的苏芳,正全力用自己的双手 揉搓着自己的胸部和阴蒂,试图稍稍缓解一下自己对快感的渴望,完全没有意识 到即将降临到自己身上的命运。

四条触手分别缠住了苏芳的双手双脚,将她提到了半空。她闭着眼睛,嘴里 发出哼哼的声音,似乎是表达着对于打断了她的自慰的不满。很快,随着一条端 部变化成肉棒模样的触手狠狠地刺进她的淫穴,她的声音立刻变化成了满足的呻 吟。

秦文开放了触手的共感,体味着这奇异的感觉。说起来,这才是魔界触手真 正的性爱方式。五条触手不同的感触同时传入了他的脑海,给予了他完全迥异于 人类做爱时的快感。

「这种感觉,真妙啊。」秦文陶醉地感叹道。不过,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本来 的目的。在一阵抽动过后,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苏芳的子宫。

这时,产卵技能发动。

一个白色的虫卵伴随着精液一同进入了苏芳的子宫。几乎在同一刻,被这股 精液带上的高潮的苏芳也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她能够感觉到,就在自己子宫 之中,一个东西正飞速地震动着,这震动赐予了她无上的快感,这汹涌的快感几 乎撑爆了她的脑髓。与此同时,她全身的生命力也伴随着这震动而被这东西全数 吸走。在无尽的高潮当中,她的皮肤渐渐开始干枯。仅仅五分钟之后,一个活人 就活生生地变成了一具干尸。

从这具干尸的下体,一条十厘米长,直径约四厘米的虫子缓缓爬了出来。

这就是淫虫,它的外形绝类人类的肉棒,身后拖着好几条触须,表皮呈现着 奇异的银灰色。刚才,就是它在吸干了苏芳全部的生命力后,随即从虫卵中诞生。

用触手卷起这条虫子,秦文把它递到了有些目瞪口呆的林紫绀的眼前。

「把它放入你的下体,我可以带你走。」

看着这造型诡异的虫子,林紫绀不禁咽了口唾沫,刚才那个女人变成干尸的 样子也让她略有些心怀疑虑。不过这类似肉棒的外形,却让她的下体不自觉地开 始分泌起淫液。更重要的是,她从这只虫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

不再犹豫,她一手抓起了虫子,分开双腿,便将虫子的头部对准了自己蜜穴 的洞口。

淫虫的体表覆盖了一层滑滑的粘液,很轻松就塞了进去。可能是感应到了什 么,林紫绀刚刚塞进虫子的头部,这虫子便立刻开始自己扭动起身体,向蜜穴的 深处钻去。这种奇妙的感觉让林紫绀不禁轻声呻吟起来。很快,在这虫子硬生生 地挤过子宫口之后,它便盘踞在了子宫的内部,似乎是进入了休眠的状态。

但是,林紫绀自己却知道,一阵阵的波动正不断从这条虫子的身上向四周扩 散,随即便被子宫壁全数吸收。渐渐地,一股暖流开始从子宫扩散向全身。随着 暖流的扩散,林紫绀惊奇地发现,自己身体的各个方面似乎都在慢慢地强化,不 单单是肌肉力量的增强,整个身体似乎也轻盈了许多。

看着林紫绀惊讶的表情,秦文知道淫虫已经开始发挥起了它的作用。

与有些半吊子的秦文不同,这淫虫可是真真正正的魔界生物,可以毫无障碍 地使用它体内的黑暗魔力。在成功寄生于女性的子宫之后,它会使用魔力主动开 始优化宿主的身体。身体素质的增强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主要是为了增强对破 坏性性行为的耐受性,毕竟人类的身体相对于魔族来说实在是太过脆弱。魔力优 化更重要的一点则是进一步强化宿主对性的欲求,同时将宿主的身体永远保持在 一个完美的状态。

此外,宿主从此将一直笼罩在黑暗魔力的浸泡之下,从身体到灵魂都会渐渐 向魔界生物靠拢。待蜕变完毕之后,宿主将正式成为魔界的一员。

没有理会林紫绀蹦蹦跳跳试验自己力量的样子,秦文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搞 得兴起没有注意时间,现在一看,已经是快七点了。幸好现在是夏天,至少还有 一个小时才会天黑,他还能有足够的时间逃出去。

向窗外扫了一眼之后,秦文稍稍皱了皱眉头。按照救世之星系统的说法,那 什么危机已经扩散到了整个世界,这座城市自然也不会幸免。现在,仅从外面冒 出的黑烟,就已足以了解外面的混乱达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现在冷静下来一想,危机虽然带来了自己可以肆意妄为的机遇,但也是一场 严峻的挑战。自己的战斗力并未达到无敌的程度,一味的猛冲猛干可能并不是最 佳的选择。而且,单纯的强奸并不是最能获得快感的方式,利用各种方式让人沉 沦于性欲才是触手作品的精髓,不是么?

「穿上衣服,我们离开这里。」方针已定,秦文便对林紫绀下令道。

「唔,啊!」似乎是才意识到自己是赤身裸体的状态,林紫绀啊的尖叫一声 之后连忙以最快的速度套上衣服。这清纯与淫靡相混合的味道实在是相当的特别。

「那,那个,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又是……」一边穿着衣服,林紫绀 一边问道。

噢对,这事自己还没给她讲。秦文才反应过来。见到她面之后一直在忙着干 她了,其它的都没说过。

「生化危机这电影你看过吧。」秦文问向林紫绀,在接到肯定的回答之后, 他又继续说道:「现在外面就是发生了类似于生化危机的事情,原因我也不知道, 但是丧尸确实是出现了。我会尽力地护住你,但你也要小心。我可能是变异了, 不要紧,变不成丧尸的。」

因为系统解释起来可能会很麻烦,他就胡乱编了一个理由。

「那……我父亲……」林紫绀有些犹豫地问。刚才外面的声音她也听见了, 但凄惨的喊叫彻底粉碎了她的勇气,双腿发软的她只能一味地缩在桌子底下发抖, 直到秦文把她从桌子底下抓出来为止。

「死了。他变成了丧尸,我杀了他。」秦文干脆地答道。

林紫绀的双眼先是忽的一下睁大,随后又立刻低垂了下去,一点雾气似乎罩 住了她的眼睛。刚才她就有些预感,只是这下终于得到了确信。但很快,她擦了 擦自己的眼角,重新又振作了起来。

「算了,至少他也得到了解脱,不会永远都当一个怪物。」林紫绀洒脱地说 道,随后,她轻轻嘟囔了一句:「爸,我走了。」

魔界生物从来没有亲情可言,也毫无疑问是属于邪恶的一派。林紫绀能振作 地这么快,可能也是因为受到了魔力的影响吧。

「对了,你有没有什么要去的地方?比如说回趟家什么的?」秦文问道。看 到她这个样子,既然要跟着自己走,还是把她的牵挂都了了吧。

「不了,家没有什么好回的。」林紫绀面无表情地说。「我的母亲早死了, 我又不喜欢我那个继母,爷爷奶奶也在去年去世,家里已经没什么东西了。」但 转瞬间,她又抱住了秦文的胳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现在,你在的地方就是 我的家了。」

「家么。」秦文有些意外林紫绀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应该只是因为性欲才会 跟着自己才对,难不成是因为同是魔界生物那一部分的互相影响吗?

他并不知道,自己只是为了让她接受自己而在林紫绀崩溃之时说的那番接受 她的话,竟真成了女孩的支柱,成为了她对秦文的依赖感的根源。

不过,不管现在的原因是什么,等到林紫绀完全变成魔界生物的一刻,她将 成为秦文最忠诚的奴隶。

【完】